• 上犹新闻在线欢迎您!

头盔市场喧嚣背后的博弈

来源: 作者:上犹新闻在线 时间:2020-06-12 20:35

  头盔企业通常不会有很大设备投入和产能冗余,按“一盔一带”新政要求估算,全国新增头盔需求缺口将超2亿个

  头盔市场喧嚣背后的博弈

  阅读提示

  这一轮的头盔疯狂哄抢纯粹是人为炒高的,中间商层层加码导致恶性循环,市场需求存在假象和泡沫。

  “你今天买了头盔没?”最近的朋友圈都被这句话刷爆了。

  电商平台数据显示,4月以来,摩托车及电动车头盔备受消费者关注,不仅搜索量达到了去年同期的8倍,成交额同比增幅也接近400%,而且二线及三线市场增速更为明显。资本市场里,5月20日,A股头盔相关概念股逆势大涨,国立科技、南京聚隆连续三日涨停,伊之密一度冲高涨逾9%,最终收涨3.26%,金发科技涨逾4%。

  正如疫情中的口罩、彰显个性的跑鞋、主打未知趣味的盲盒、考学攸关的学区房,都因其在一定时间内的刚性需求具备投资价值。然而,当商品价格远高于实际价值,估值必然回归。因此,当前亟须解决的则是头盔供求失衡之困。

  真需求还是假繁荣?

  统计数据显示,如今中国有9000多万辆摩托车,将近3亿辆电动自行车,几乎每3.5个人当中就有1个人需要佩戴安全头盔。

  但是放眼望去,如今街道上实际佩戴头盔的人却不多。国金证券的分析师表示,保守估计,新增的头盔需求缺口将超过2亿个。

  5月以来,随着公安部部署展开“一盔一带”安全守护行动,多地宣布将严查电动车驾驶人佩戴头盔,瞬间带动了头盔价格的“起飞”。

  以前无人问津的头盔,一时成为炙手可热的人人必备“单品”。头盔价格一路飙升,两位数变三位数,甚至还有些商家出了限购令,每人只能购买一个。

  头盔到底有多火?记者在山城重庆马家堡的一家商店看到,从5月15日到18日短短4天时间,一款头盔的售价已经从27.9元涨到了199元,整整上涨了6倍还多。商店老板告诉记者,现在倡议戴头盔,而厂家生产能力有限,全国都处于缺货状态。“我现在这儿就这些头盔,样式、颜色都有限,卖完就没了。”在记者驻足的10来分钟里,先后有4人买走了6个头盔。

  头盔线下市场的火爆也传导到了网络。记者在某网购平台输入“头盔”关键词,按照销量排名,排在前15位的货物近期的收货量都在1万以上,其中排在第一位的一款售价为118.8元的头盔,显示已经有12万人收货,月销量更是达到了25万+的巨大数字。

  记者走访发现,近半年来,重庆市场上的头盔的价格相对平稳,却在5月突然上扬。譬如,某品牌有两款历史最低价分别为139.5元和76元的头盔,在5月20日已涨至208元和229元。此外,非知名品牌头盔的价格普遍由30元至40元涨到100元以上,即上涨2~3倍。

  “头盔最近简直疯了,我真是干了这行30多年了没见过这种情况。”在重庆南岸区8公里的刘师傅说,最近自己的修车铺快要转行成头盔代购了,每天都有不少人来问他有没有渠道能买到头盔。

  “我也明白,政策出台是为了保护我们。我的小电驴最快能飙到五六十迈,跟摩托车差不了多少,磕一下我脑袋就开花了。”重庆师范大学大三的彭同学表示,等头盔价格稳定下来,自己一定也会第一时间买一个。

  重庆工商大学长江上游经济研究院莫远明研究员认为,头盔确有真需求,但市场表现却是假繁荣。就如疫情之初,口罩供不应求,各行纷纷转业生产口罩,赚得个盆满钵满。而如今,头盔行业也纷纷建厂,有商家利用这个机会,火热地进行炒作,倒买倒卖,中间商赚差价。

  头盔价格缘何一路狂奔

  头盔属于价格放开商品,定价系市场调节。采访中,重庆市民刘先生告诉记者,他曾于5月13日以39元的单价购进头盔1000个。几分钟后,他就以69元的单价将头盔卖给代理商,“一秒钟赚了3万元”。

  “我前几天一共下单了9个头盔,想看谁先发货。结果到现在一个都没发,却等来了公安部电动车暂时不罚款的通知。”依靠电动车上下班的彭钢说,他已经把9个订单都退货了。

  莫远明坦言,政策导致头盔需求急速上升,市场短期生产供应不足,自然导致有心人囤积居奇。当消费端的焦躁情绪向产业链传递,那么原材料供应商、头盔生产商,以及二三四级市场的经销商,就都会往上抬高价格,这与几个月前的口罩如出一辙。

  5月20日下午,公安部交管局发文称,公安部密切关注电动自行车安全头盔涨价问题,积极会同市场监管部门严查价格违法行为。

  公安部交管局发布上述通知后,5月21日资本市场迅速反应。截至21日午间收盘,头盔概念股全线受挫,此前3连涨停的南京聚隆跌停,伊之密跌近9%,国立科技、三夫户外、新日股份等均有不同幅度的下跌。

  “2月口罩,3月口罩机,4月熔喷布,5月头盔,月月有机会。”流传着这句话的头盔界里,不少都是年初卖口罩的那批人——捞到甜头的人想再赚一把,赔了的人想东山再起。

  1688数据显示,最近7天采购件数大于5000个头盔的买家有88个,累计采购头盔158万个。这说明,市场上有人在大量囤积头盔,以牟取暴利。工商信息平台天眼查数据显示,近1个月,国内新增3500余家头盔相关企业。

  如今一些工厂开足马力生产,跨界人士亦纷纷入局。在快速填满市场需求缺口后,未来还有多少“供不应求”的空间呢?从这一点看,头盔价格会持续疯涨吗?不会。头盔是耐用品,除非遗失、损坏或使用者看不上老款式,否则复购率不高。

  如何解决供求失衡

  新时代证券分析指出,目前全国头盔渗透率极低,保守估计头盔产销量不超过5000万元/年,新增头盔需求缺口或超3亿个,假设均价100元/个,对应300亿元市场需求。

  根据调查,头盔材料主要为ABS、PC、EPS,头盔中大部分为塑料材质,其中单个头盔外壳材料在400~500克,而缓冲材料约在100克。根据全国约有3亿台电动自行车,按照3亿个头盔计算,头盔外壳生产所需要的塑料总计约在12万吨左右,而所需要的缓冲材料约在3万吨左右。所以,粗略计算,中国头盔所需要的塑料和缓冲材料的规模约在20万吨左右。结合1~1.5万元/吨现价及涨价预期,市场规模在30亿元左右。根据目前原料端的供应来看,完全能够满足中国头盔的需求。

  自2015年后,国内PC则进入了产能的快速扩张期。至2019年中,国内PC产能已达到141万吨。加上塑料及缓冲材质,全国材料供应量已达900万吨,所以头盔材料需求边际影响弱。

  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,相较于口罩,炒头盔是由政策催生出来的,随着政策“威力”逐渐消减,预计不会出现当初的“口罩商机”,上演年初口罩的“剧本”。

  业内人士指出,这一轮的头盔疯狂哄抢纯粹是人为炒高的,中间商层层加码导致恶性循环,市场需求存在假象和泡沫。针对这一现象,市场监管部门不仅要规范商家销售价格,维护好市场秩序,更要依法严打炒作囤货行为,斩断哄抬头盔价格的违法链条。

  有关专家认为:说到底,头盔不是用来炒的,它只是一个保护人身安全的工具。买一个头盔只是开始,依规佩戴头盔才能有效避免或减轻伤害。我们不能让资本市场的喧嚣转移注意力,尽快给“头盔热”降温,让舆论回到“安全守护”主题上,才是文明社会应有之义。

  李国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04-2012 www.whdam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上犹新闻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